当前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醒来_激情都市_激情都市,

醒来_激情都市_激情都市,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我的母亲,我的爱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已经距离那次意外有一年时间了。 在那次手术的半个月后,医生说,母亲的生命迹象已经完全稳定了下来,已经不需要继续在医院治疗了,至于她清醒过来的事情,只能靠天意,靠继续治疗已经没有意义了。 随后,我建议把母亲接到我G市的家里照顾,但外公外婆不同意,执意要把母亲留在自家家里照顾。这倒不是两老信不过我,而是不想离开故里。经过在医院的半个月,我对母亲那不离不弃的爱和眷恋,两老都看在了眼里,他们都已经看出,我是真心地深爱着母亲的,所以,原本就对我有好感的他们,早就把我当作是女婿一样来看待了。 而既然两老不愿意,那我只好退而求其次,自己搬到他们家里住下来,同时花钱请了一个医疗组,让他们定时到家来给母亲诊断身体和做一些必要的护理治疗。结果,这一住,就是一年。 这一年中,除了擦身、大小便等事情都是由外婆来打理之外,其他的时间基本上都是由我陪着母亲。为什么是由外婆来打理母亲的擦身和大小便呢?其实我也可以,而且外公外婆他们估计也不会反对,不过,自己的情况自己清楚,我和母亲,毕竟还没真的好到那种程度,在出事前她甚至还拒绝过我,所以,如果,如果我真那么做的话,我担心,有一天她清醒过来后知道,可能会羞恼我,怪我不尊重她。 这天中午,我仍旧和平时一样,拉了张椅子,坐在她的床边陪着她说话。 说是陪着她说话,其实就是我自言自语。出院前,医生建议说,多和她说说话,有助于让她清醒过来。所以,这一年以来,我每天都和她说几个小时的话。 我也不固定说什么,往往是想到了什么就说什么,从小时候去玩的事情到喜欢她的心情,想到什么说什么。我也不觉得我是完全在自言自语,我都当是她清醒着来对待的。而我心中也隐隐有个感觉,感觉我说的话,母亲都会听得到的,只是无法回答我罢了,所以,一直以来,我即使是自言自语也都没露过口风,不该透露给她听的从来都没说过。 “倩姐,你说,当初我说要你做我女朋友的时候,是不是把你吓一跳了?呵呵,现在想想,当时我确实也太突兀了,换做是谁,刚认识没几天就说要人家做自己的女朋友,估计都感觉突兀吧。不过,我喜欢你是真的,不,不是喜欢你,是爱上你了。或许,这就是缘分吧,你或许会觉得,我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跟四十出头的你说爱你很荒唐,是不是觉得我只是说着玩的,甚至觉得我对你居心不轨,只是想把你追到手玩弄一番?如果你真是这么觉得,那你就错了。说真的,我从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就爱上你了,我相信,你就是我命中注定的妻子。总之,我是真的爱上你了,这一点,不容置疑。我已经想好了,如果你就这样一辈子都不醒过来,那我就这样陪你一辈子,反正,只要能陪在你身边,我就满足了。”我一边温柔地帮她输理着已经重新长长的秀发,一边对她柔声说道。 “小毅,先下来吃饭了,饭已经做好了。”外婆突然在楼下喊道。 听到外婆的招呼,我应了一声,然后低头吻了一下母亲的额头,对她说道:“我先下去吃点饭,很快就上来继续陪你的。”之后,我下楼去和外公外婆吃饭去了。吃饭的时候,外婆看着我日渐憔悴的脸,有点心疼地建议我多休息,不要老是陪在母亲身边,我没有回答,只是笑笑了之。 外公外婆这一年来同样也是憔悴了很多,不过,我对此也是无能为力,我想劝慰他们什么,但是,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毕竟,我连自己都劝慰不了,还怎么能劝慰别人?惟有希望母亲能快点清醒过来了。 吃完饭后,外公和外婆上楼去默默陪着母亲坐了一会儿,就黯然地离开了,说是要去办什么事情。 外公外婆走后,我自己一个人又坐回到床头左侧的椅子里,继续陪着母亲说话,同时给她按摩着掌心。 母亲的身体,迄今为止,我只触摸过她的脸和手。其实,如果我愿意的话,我完全可以趁没人在家的时候,把她身体都看完摸完,但我不想那么做,不想那么不尊重她。我是非常想能拥有她的身体,目睹她身体的全部妙处并一一品尝,不过,那至少是要在得到了她的心的情况下,否则,那就是亵渎。我一点都不想亵渎她,因为我真的爱她。当然,开始的时候,我确实也有过那么几次冲动,想掀开被子,看看她睡裙下的阴部,但是,最终,我还是忍住了冲动。 我按摩着母亲的掌心,感受着她手的柔滑,心里,渐渐地神游了起来。我想象着,某一天,这只美丽的手,会主动抚摸上我的脸、我的身体,抱住我。 突然,神游中的我,似乎感觉到自己的手被轻轻握住了。 我一愣,接着回过神来一看自己的手,发现自己的手,已经被母亲的那只左手给轻轻握住了。 我心中还没完全回味过来,就又听到了一声微弱的呼唤声。 “小毅。”我急转头,就看到母亲已经张开了眼睛。我的心,在一刹那间,突然被一股强烈的惊喜所淹没。 “倩姐,你终于醒了!”我几乎是脱口喊了出来,声音中,带着颤抖。 母亲张了张口,不过似乎仍很虚弱,讲不出什么话来。 我强忍住心中的激动,不顾形象地趴到她的身边,轻捂住她的嘴,对她说道:“先别说话,好好休息一会儿,我马上叫医生过来给你复查。太好了,真是太好了,谢天谢地啊。”我有点语无伦次地对她说着。 母亲很听话地没有再开口说话,而是用眼神默默地看着我。她那眼神中,没有了冷淡,多了一种说不出了羞意和复杂意味。 随后,我掏出手机,拨通了医务组的负责人的电话,让他们以最快的速度赶过来。接着,我就拨通了外公的电话,把母亲苏醒过来的喜讯告诉了他。外公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在电话那头激动地吼了一句“真的?”,震得我耳朵嗡嗡作响。 打完电话后,我才发现我的手还捂在母亲的嘴上没放开,顿时不好意思地朝母亲傻笑了一下,松开了手。 母亲依然是默默地看着我,她眼中的柔意,越来越浓了。 我看着她,一时间,感觉心里有千言万语要跟她说,但是,话到嘴边,又不知道该先说什么。傻傻地看了她几眼后,我突然俯下身来,抱住了她,把头埋在了她颈后的秀发中,使劲地闻着她的发香,心中莫名地激荡着。 母亲没有挣扎,安静地任由我抱着。 抱了一会儿后,我才意识到自己的举动似乎有天唐突佳人了,忙放开了下,重新坐直在了床边,看着她,讪讪地不知说什么。 “毅,扶我起来。”母亲虚弱地柔声对我说道。 我听后连忙站了起来,伸手扶住了她的后背,小心地把她扶坐了起来,然后自己斜坐在了她的身后,让她背靠在我的右胸那里。做着这些的时候,我的心里同时也在不停地激动想着“毅?她居然改口叫我毅而不是小毅,这到底代表着什么?难道,是她已经接受了我了?”母亲坐好后,我怕她靠不稳,就伸出右手,环抱住了她的腰。由于此时天气比较热,虽然室内已经装了空调,但外婆怕母亲被热到,而且也是为了方便给她擦身和方便,所以只是给她穿了一条薄薄的米黄色睡裙,连内衣都没有给她穿。 正因为如此,我的手环抱向她的腰的时候,由于无法看到前面的情况,所以收手搂定时,手掌竟然压到了她的小腹下方的位置,一时间,隔着薄薄的衣料,我感觉我的手指压到了一片浓密的软毛上面。那里,应该是母亲阴阜的位置。我感觉到,那里有点微微隆起,柔软而又富有弹性感。 感觉到自己的手放到了不该放的位置后,我心中忍不住一阵荡漾的同时,忙把手提高了一点,抱在了她的小腹那里,顿时,触手一片温软。与次同时,由于母亲是靠在我的胸前,她身上的自然幽香之气,顿时猛钻进了我的鼻子中。 我的心,不知怎的,有点激动和慌乱了起来,身体竟然有点不受控制地发热了起来,连呼吸都忍不住粗了一点。 母亲在我的右手手掌触压到她的阴阜和小腹的时候,身体轻微地颤抖了一下,不过她最终没有表示什么反对。 “倩姐,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我有点不安地问道,仍是有点担心她会以为我刚才按在她阴阜那一下是故意的。 “毅,谢谢你。”母亲微转过点头来,脸侧对着我柔声说道。 “倩姐…”我有点支吾地回应着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没醒的时候我可以有什么说什么,但是真正面对清醒中的她的时候,我一时间倒不知道该怎么和她相处了。或许,她上次拒绝我的情形对我影响太深刻了,让我不自禁地有点拘束了起来,怕一不小心又惹得她反感。 “毅,你之前说的都是真的吗?”母亲忽然幽幽地问道。 “之前?”我一愣,搞不清楚她说的之前是具体指哪个时候。 “我没醒来的时候。”母亲补充说道,话中带着点羞涩之意。 她没醒来的时候?我一想,便想到了自己对着她自言自语时所说的那些话,那些表露爱慕心迹的话。“她这么问我,难道,她都听到了?难道她没有完全失去知觉?”我心中顿时激动地猜想道。 “是真的,每一句都是真的。”我好不容易抑制住了心中的激动,尽量用平静的语气回答她道。 听到我这么肯定地回答,母亲的身体有点细不察地颤抖了一下。沉默了一下后,她把身体放松了下来,把头靠在我了脸侧,轻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其实,我在医院里的时候就已经恢复了点知觉,但是就是思想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就像是灵魂被囚禁在了自己身体里一样。外面发生的所有事情,我都能听到感觉到。”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然后接着说道:“谢谢你这么陪着我,也谢谢你这么爱着我。我知道你是真心的,也相信你是个可以让我托付终身的人,但是”她说到这里,我没有让她继续说下去,我怕她会说出什么让我不想听到的话来。我转过身体,从正面紧紧地抱住了她,鼓起勇气吻住了她的红唇。 方才听到这里,再结合她刚才的语气神态反应,我已经基本确定,她已经被我的真心打动了,但她心中似乎还存着点什么顾虑。不过,我决定不让那点顾虑成为我和她之间的隔阂,既然已经明了她的心迹,我就决定,不能让幸福再从自己手里溜走了。要有所追求,此时不做,更待何时? 被我突然吻住后,母亲在怀里轻轻地挣扎了几下,然后就安静了下来,不过呼吸却急促了起来。 我喘着粗气,激动热烈地吻着她的香唇,同时探出舌头,想攻破她的玉齿关。 母亲被我压迫式的吻似乎弄得有点不知所措,头轻轻地摇摆了两下,向后仰着,试图摆脱我的追吻,不过我哪里可能再放过她。 追吻中,我双眼始终睁开着,看着母亲的脸色反应。母亲似乎不敢看我,她闭着双眼,脸色羞红一片。 追吻了半分钟后,母亲在躲无可躲之下,终于,玉齿关渐渐松开了一点,我趁机把舌头探了进去。顿时,我的舌尖接触到了她那似乎想左右躲避的舌头,我趁势再把舌头探得更深入,与她的香舌纠缠在了一起。 在舌头纠缠到了一起的那一刻,我感觉到怀中的母亲身体颤抖了一下,身体倏地僵硬了一下才重新放松下来。而我也是感觉到浑身一阵激荡,似乎一股电流迅疾地流过了我的全身。 就在这个美妙的时刻,一个大刹风景的大喊声传入了我们耳中。 “老头子,你走快点,别挡到我,快啊。”外婆焦急激动的声音从楼梯那里传来。 想不到外公外婆这么快就赶回来了,估计他们之前并没有离家多远吧。 听到外婆的声音,我忙不舍地松开了母亲,坐回了母亲的背后扶着她。而母亲则红着脸,低下了头,似乎是怕被两老等下看到她的羞态。 而就在这片刻的功夫,外公和外婆已经急匆匆地半跑着来到了母亲的卧室里。 外婆抢过一步小跑到母亲的身边,激动地盯着母亲看了看,然后就张开双手紧紧地抱住了母亲,埋头在她的肩膀上,“哇”的一声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还哽咽地说着“女儿,妈担心死了。”之类的话,母亲听到外婆哭,伸手反抱住了外婆,喊了一声“妈”后,也心酸地跟着哽咽了起来。 我见她母女俩这样子,就站了起来,让出了空间。而外公则一脸激动欣喜地围在一边,眼圈红红地伸手轻拍着母女俩的后背,安慰着。 许久,外婆才收住了哭声,而就在那时,医疗组的人也到了。随后,医疗组的人给母亲做了一次认真细致的检查,确定母亲已经没有大碍了。随后,医疗组的人看到母亲身体还很虚弱,就给她输了两瓶营养液。在输液的过程中,外婆一直拉着母亲的手,自顾自地唠叨说着,把她这一年中的所有担心惊怕都说了出来,并不时地问母亲当初的情况以及还感觉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等,搞得我和外公连插嘴的机会都没有。 我并不在乎自己被暂时冷落,毕竟,外婆爱女情深也是完全能理解的。而且,我也不觉得自己被冷落了,特别是在收到母亲投过来的带着柔情和歉意的目光后。 而在听这她母女两谈话的时候,我听到母亲对外婆说,她当时是因为开车的时候分心了才不小心撞上前面车辆的。听到这个,我心中微微一动,顿时联想到,原来母亲当初还是间接被我给害的,估计是我当时的大胆表白扰得她心神不宁了。 “原来,妈妈当时也不是真的对我一点都不动于衷啊。”我心底感慨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