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春情少女(二)

春情少女(二)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过了几天,阿姨来电告知表妹生病了,表姐等不及假期结束,就整装準备回
去台南,由于恰逢星期六,加以我也很久没到阿姨家玩了,再因这几天和表姐干
得难分难捨,所以我也跟着顺道去阿姨家作客。


一下火车,跟着表姐赶回她家,碰巧第二天姨父要到美国出差,阿姨就留我
多住个几天,也好帮着照料表妹的病情。我一口就答应了,并且马上打电话要妈
妈帮我向学校请假,电话中妈妈的笑声很暧昧地要我多多下点功夫,我想妈妈大
概已经知道我的如意算盘了,毕竟我们是母子关係又兼床上战友啊!就这样我便
名正言顺地留了下来。


晚餐后,看完电视大家回房休息。我耐心地等到午夜十二点多,估计大家都
睡了,就悄悄地溜到表姐的房间,推开门进去并且反锁起来,表姐睡的正甜呢!


我走到她床边,轻柔地将她唤醒,她睁开惺忪的媚眼,一见是我,就拉开棉
被要我也躺了进去。我三两把脱掉睡衣,就钻进她的棉被和她并卧着。


在被中,我们先彼此亲吻,并且以手去挑弄对方的性器,睽违几日的乳房,
现在又落入我的掌握之下了。逗了一会儿,等到她的淫水被我引了出来后,我这
才举枪挺刺,冲进了她的堡垒之中。一口气就狠狠抽抽插插地干了她几百下,在
她的高潮正当来临时,我胸有成竹地故意停了下来,使得她煞痒难耐,几乎以欲
哭的声调求着我快继续插她。我在她耳边说出了我的目的,要她帮我搞上她的妈
妈——我的嫡亲阿姨——沈丽梅,并且也想嚐一嚐碧凤表妹的处女穴滋味。


由于正在欲罢不能的状况之下,而且我还一直用龟头磨着她的阴核,在其淫
慾激发之下,她只好答应了我的要求,更进一步地保证会製造机会,包準我能一
箭三鵰,母女同御,搞个大被同眠。


我大喜之下更加卖力地狠插她的阴户,表姐也努力地摇挺肥臀配合我每一次
的插干,在一声叹息之后,我俩双双都达到了性的高潮。休息了一会儿,讨论了
明天要执行的步骤后,我才走回客房睡觉。


第二天,送姨父出差之后,阿姨要到公司去看看。等阿姨一出大门后,我和
表姐心照不宣,作了个会心的微笑,她就把我推进了蕙妹的房中。


我一进房,随手把门带上,看见蕙妹正半躺在床上看书。我走过去殷勤地问
她好些了没?吃药了吗?她柔声地回答我好多了,啊!多温柔的女孩子,语声细
软,如依人小鸟一般。


由于自插穴以来,所干的均是比我大的同辈或长辈,想到等一下便能插到处
女穴,心中不禁突的一阵兴奋。我在她床边坐下来,陪她聊了一阵子,渐渐把手
按在她的香肩,并爱怜地触摸她的脸颊。


不一会儿,我发觉到她的鼻息渐渐地粗重了起来,那刚发育的胸脯也在睡衣
里一上一下地随着她的呼吸起伏着。我更进一步地把手放在她的小腹上揉摸,使
得她全身微微地颤抖着,眼儿紧闭,睫毛也不停地抖动。我又低下头去吻了吻她
的脸庞,她抖着声音道:『不,不,龙哥哥,不……要……』


我不管她的抗拒,把手伸进她睡衣的领口,啊!刚发育的奶子是多么地富有
弹性啊!我的手感觉上就好像抓着两个热包子一样,我又揉又捏的,使蕙妹的身
子不停地扭动着,我趁势一颗颗地解开她睡衣扣子,将她脱的一丝不挂地躺着。


接着我跨上床把她搂住,这时蕙妹的脸红扑扑地很是好看,身子的颜色也是
洁白而带点儿粉红,原来还未跟男人睡过的小处女肤色是这么漂亮!她胯下的阴
毛也只是稀疏的几根而已,不像妈她们那样浓密地一片似丛草一般。我半舔着她
的乳尖,用牙齿轻咬着,并且双手还边扣弄着她的阴户,如此上下齐手,终于引
得她泌出淫液。我再把她拉到床沿,拿着枕头垫在她屁股下,拖着大鸡巴在她阴
核上磨着,直到她受不了这种刺激,小屁股直扭着,才把阳具往她阴道里挺,一
节节地慢慢干进去。表妹的脸上,额上汗珠一颗颗冒了出来,我知道要当机立断
,突破她的处女膜才行,于是便狠心地把根大阳具深深插入她的阴户中。


表妹『啊!……』的一声,昏了过去,我慢慢地在那紧窄异常的肉圈圈中抽
动,一会儿,她醒了过来,一睁眼见我还在干她,便想用手来推,我一手抓住她
的手,一手在她的乳峰上大肆活动,一面轻声地要她忍着痛苦,待得不痛后就会
领略到性交的乐趣了。


努力耕耘了好一阵子,才渐渐觉得小穴中鬆了些,我忽然想到要换个姿势,
于是要她面向下伏着身子,翘起屁股来让我从后面插入她的小穴。她柔顺地照着
做了,刚伏好,我一见她阴户口,屁门附近,还有我的鸡巴上有着一丝丝的血迹
,就顺手抓起床边放着的卫生纸,温柔地帮她擦净,顺便也擦擦我的『金枪』。


一切就绪后我就从她背后伸到她胸前摸她的双乳,捏弄她的乳尖,使她身子
直扭,阴户又再度地泌出淫液,再从背后把阳具姦插进她的小穴中,挺着屁股就
一进一出地插干起来。


干了几百下后,表妹的身子都几乎软倒在床上了,我这才警觉到她生病欠安
,于是赶紧把她放好,跑到浴室拧把毛巾,再到床边替她擦身体,蕙妹温柔地看
着我,在替她擦胸前的双奶时,一时心动,又在度在那岭上红梅捏撚揉搓。


她红云满面地娇声道:『龙哥哥,不要……嘛!』


我看她娇靥如花,低下头去和她接了个长吻,替她穿上睡衣后,才回房去休
息。
中午,阿姨从公司回来,吃中饭时,表姐为了替我製造机会,吃完饭后故意
藉口头晕躲入房中休息,而表妹因大病初癒,也回房休息去了,因此偌大的房子
里,只剩下我和姨妈二人。


饭后,我偷偷地在姨妈每天必喝的人蔘茶中放入我从同学处买来的春药,见
姨妈果然毫不犹豫地喝了下去。心中窃喜着这次定可尝到姨妈那风情万种,细皮
嫩肉的中年美妇滋味了。


不一会儿,果见她满面红潮,离桌走回卧室。我也悄悄地跟在她身后,躲在
门后偷看她的反应。只见她进了卧室之后,便扑身躺在双人弹簧床上,想是因为
药性燃动春情的关係,在床上东翻西覆,玉手更不停地在她自身揉抚着,终于她
忍不住把全身衣物脱光,躺在床上手淫着。


我站在门边欣赏着她的娇躯,只见阿姨的身材比之于妈妈并不多让,虽已将
近四十的年纪,依然双峰挺拔,玉户嫣红,丰满多姿。我见她正自摸的忘我之际
,于是一步步地走向前去,手在自己胯下一阵摸弄,挺着一只大鸡巴向她靠去。


阿姨正在闭目自淫,忽觉有人接近,张目一见是我,脸上本已红潮满面的娇
靥,这会儿更是连耳根子都红透了,无奈此时正是她慾火焚心的当儿,再也难以
兼顾姨姪之情。在慾念煎熬之下,阿姨朝我媚笑一声,纤掌拍了拍身旁,示意我
躺下与她併卧,我也就大大方方地除去身上衣裳,一个箭步跳上床去,抱住阿姨
就吻个不休。


狂吻了一阵她的头髮,眼睛,鼻子……最后吻着她肥嫩的酥胸,一口就含住
她的奶头,吮了两口,手儿也不老实地摸上了她的阴户,伸出了手指,在阴核上
揉揉。


阿姨颤抖着声音道:『啊!……乖儿……嗯……哼……』


我吻着她的樱唇,堵住她未完的娇喘,身子一振跨上她的玉体,一手握着大
鸡巴,另一手用两根手指头分开她的阴唇,挺了进去。龟头在她的阴核上直旋直
磨,刺激得她丰臀直抛,口中:『唔……唔……』地叫着,我见她满是痛苦期待
的神情,终于把大鸡巴深深地塞进她的阴户之中。


阿姨:『嗯……』的一声,满足地闭上那迷人的媚眼,两手环绕我的脖子,
阴户随着我渐渐用力的抽插一上一下地配合着。


几百下之后,她那:『嗯……嗯……』的叫床声渐渐大声起来,动作也越是
激烈了。当我把阳具向后抽的同时,她几乎以手和脚把身躯弯成一个弓状向上迎
凑,口里也模糊地叫着:


『啊……龙……龙儿……插……插死姨妈了,……啊!……再……再重……
一些……啊!……啊!……』


听她满是春意的叫声,我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一股冲动,就更加快地插动着
,一边看到阿姨那两个挺立的大奶子,随着我前冲后退的动作也前后颤动着,那
情景,就像把一盘果冻前后摇动一般,我禁不住俯头含上那嫣红而凸起的奶头狂
吸,手也抚摸着另一只肥乳,揉着,搓着,更令阿姨嗯嗯哼哼地不能自己。


终于,我只觉得后腰一麻,阳具暴涨,噗!噗!噗!地把一股又浓又热的阳
精洩入阿姨的小穴之中。而整个人就顺势趴在阿姨那美好丰腴的玉体上,口对着
口、胸对着胸,阴部密合在一起,阿姨也在极度放浪,满足中放鬆自己。


一会儿,我翻到一边,与阿姨併排躺着,却还是不停地抚弄着她的乳头和乳
房。


阿姨看似真的满意极了,深情地望着我,温柔地吻着我的嘴唇,鼻子和面颊
。我也报以热切的深吻,阿姨的手也在我的胯下搓摩揉捏,使我那刚射精的大鸡
巴又硬了起来,我的手抚弄着那双白皙皙,柔嫩嫩的胸脯,忽发奇想地一翻身坐
到阿姨丰满的双乳上,把阳具搁进乳缝,两手左右紧紧压住奶庞子,一抽一送之
间插了起来,阿姨媚眼半闭,口中噫噫唔唔地哼着。


这样直插到再次快感来临,觉得精关不保时,才把阳具扶正插入阿姨的小口
中,将一股股的精液喷到阿姨的喉咙里,阿姨一口口地把它们吞下肚子去,又伸


傍晚,夕阳斜照入阿姨的卧室,我一睁眼,发觉阿姨还在睡梦中,眼儿紧闭
而长长的睫毛像两排梳子一般合着,一只手还摸在我胸前,双奶挺突地靠在我脥
下,两只脚併拢着,乌黑而柔长的阴毛在大腿根部茂盛地覆盖着那嫣红的阴户,
阴唇外尚兀自凝结着中午狂欢后的余渍。手不禁伸过去摸着,心想阿姨都已是两
个女儿的妈妈了,怎么这小穴穴还是如此地紧窄呢?


阿姨被我的魔手摸得:『唔!……』的一声醒了过来,一看是我正对她的小
穴轻薄着,羞得脸红红地就待要用手来阻止。


但我不让她有反抗的机会,抓住了她的玉掌,顺着手心一直向上吻去,小臂
、肩膀、脖子、脸颊,最后印上了那豔红的小口。阿姨的身体扭了几扭,终于吐
出她的香舌,和我长长地湿吻。我的手也不闲着,揉抚着她的双乳,时而重捏,
时而轻撚,使得她咦咦唔唔地扭着,很久很久,才尽兴而分了开来。


阿姨瞇着媚眼看了我好一阵子,满足地轻声道:『龙儿,我的小宝贝,阿姨
的心被你抓走了,你可不要使乱终弃,抛弃阿姨啊!』


我吻吻她的鼻子道:『亲爱的姨姨,不会的,妳放心吧!像妳这般美豔动人
的尤物,我怎么捨得丢弃妳呢?』


阿姨红着脸,羞嗔地道:『龙儿,你好坏,我人都给你了,但是毕竟我还是
你的亲阿姨啊!怎……怎么能叫我是尤物?你……』


我插口截断她的话道:『姨姨,妳真美,肌肤细嫩,比妈妈还要好摸几分,
而且床上的表现比妈妈和表姐还好呢!』


阿姨羞叫道:『什……么?龙儿,你……你竟然和……和你妈妈上床?而碧
凤也被你……吃了?你……唉!孽啊!』


我道:『姨姨,妳不要侑于一般世俗的道德观念,男人和女人追求灵肉的合
一快感,若是因为亲属观係而有所顾忌,又怎能达到极致的境界呢?说真的,我
们能突破姨姪的界限,还真亏表姐製造机会才能使妳爽快,安慰妳的空虚和寂寞
呢!而且表妹也被我开苞了,妳们母女三人的滋味各不相同,表妹就像青苹果一
般,涩涩的,表姐也不大会挺摇屁股迎凑,倒是阿姨妳有多年的性爱经验,就像
水蜜桃一般,香甜可口啊!』


阿姨脸羞的像块红布一般,颤着声音道:『天呀!连碧蕙都……被你干了!
这……这像什么话?她才十五岁,就不是处女了,你叫她以后怎么嫁人呢?唉!
真……是造孽……』


我道:『阿姨,妳不必太紧张啊!现在社会上不是处女的女孩子一大堆,而
且处女膜破裂的原因多着呢!只要不使她怀孕,不会有事的。』


阿姨只是唉声叹气地摇头不迭,我软语低劝她好一会儿,才渐渐没有那么忧
虑。


晚餐时,阿姨红着脸低头扒着饭,表妹奇怪地看看我,又看看她妈妈,还摸
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只有表姐和我对望了一眼,换了个会心的微笑。


吃完晚饭,我忽然起了个念头,想要搞个母女同被,一起挨插的把戏,于是
附在阿姨耳边轻声告诉她,阿姨却羞嗔地猛摇头,一直不肯答应。我见她如此害
羞,便当着表姐和表妹的眼前,一把抚上阿姨那高挺的肥乳,不轻不重地捏着。


表姐和表妹也羞红着脸,偷偷地看着我这突如其来的大胆举动。阿姨挣扎着
要跑开,可是我便将她环腰抱住,使她无法逃脱。我叫表姐先带着表妹到阿姨房
中等着,再抱起阿姨的娇躯走向卧房。


阿姨不停地扭动挣扎着,口中急切地叫道:『不……龙儿,不行……怎能母
女同时……伺候一个男人?不行快……快放我下来……』


我乾脆吻住她的小嘴,使她无法再叫嚷着。到了房中,我要表姐脱下她和表
妹的衣服,我则把阿姨的家常服脱开,再扯下奶罩和小三角裤,阿姨羞得用手把
脸盖住,表妹也不停颤抖着,但是和她表姐都忍不住偷瞧着阿姨的裸体。


我把阿姨放到床上,顺手一拉表姐和表妹,使她们也一併躺下。自己则三两
把地扯去衣物,胯下的大鸡巴早已迫不及待地翘了起来。我跳上床去压着阿姨的
躯体,两只手各摸着表姐和表妹的玉乳,嘴巴咬着阿姨的肥奶,含着大奶头,吮
着、咬着、舔着、吸着,只弄得阿姨娇躯东摇西摆,口中娇喘吁吁地呻吟着,而
表姐也伸出手去抚摸阿姨的另一个乳房,更使得她不住地吟叫。


我一见阿姨已经浪得淫水汨汨流出,于是一边猛搓奶头,将大鸡巴对準浓密
阴毛掩盖的小穴,用力一插到底。


阿姨痛得粉脸变色叫道:『啊……痛……痛死我了……』


我大力地猛肏着,不管阿姨的叫痛声,一阵冲刺,猛捣着她的花心,一会儿
,阿姨的叫声已变成:


『呀!……亲亲……大鸡巴龙儿……阿姨的宝贝……我……爽死了啦……好
……好舒服……啊!……要……要洩了……啊……啊……』边浪叫着,一股阴精
直洩而出。


我忙把鸡巴拔出,看到大股淫水喷出阴户,而且阿姨的阴户此时再也不是一
条小隙缝,而是一个红嘟嘟的圆洞。阿姨抖了几抖,舒服得昏昏迷迷的,瞇着媚
眼享受着洩精后的快感。


我再趴上表姐的胴体,挺着鸡巴在她穴口磨着,直到淫水潺潺流出,才肏了
进去。表姐听到阿姨淫浪的叫床声,早就春情大发了,因此我的鸡巴也就很顺利
地插干了进去。


不到五十下,表姐也浪得大叫:『好弟弟……亲爱的……大鸡巴弟弟……姐
的小穴……被你肏得好……好痛快……我要被你……姦……姦死了……啊!……
碰到子宫了……快……再快点……我要洩……洩了……』


表姐舒服得神魂飘渺,双手搂紧我的雄腰,丰臀拼命地摇摆,挺高着,最后
一阵抽搐,双腿一鬆,垂落床上,全身都软了。


我强忍着射精的冲动,再趴到表妹的玉体上,準备再和她盘肠大战一番。


表妹柔顺地先献上她的香吻,我也温柔地先抚弄着她小苹果似的乳房,手指
也轻扣着阴核,使她春情燎动,淫水氾滥,随手指流出。


表妹在我双管齐下的挑逗下,只见她眉骚眸蕩,口里轻声叫着:『哥!……
妹妹浑身……酥麻……难受……死了……』


我知道她刚开苞不久,而且年纪还小,不能像阿姨和表姐那样猛烈攻击。于
是把龟头轻顶着她的阴核,先来一阵厮磨旋动,更使她浪得挺臀抛乳,不知如何
是好。


这时我再轻轻地将鸡巴慢慢插进去,插了一节等一下再插入一节,直到全根
没入阴户。


蕙妹浑身起了颤动,小嘴也狂吻着我的口,而我也吸着她的香舌,吮着她的
小舌尖,大鸡巴则轻轻地抽动起来,十下、二十下,……越插越鬆,表妹也抛臀
相迎,配合着我的抽送。只不过她尚不会浪叫,未免美中不足了一点,不过她的
小穴是最紧的,圈得我大鸡巴肉麻得舒服的紧!插了再插,越来越快,终于感到
阳具一阵暴涨,便抽了出来,把一股股浓浓的精液喷洒在她们三人的脸上、乳房
上。


阿姨本来闭着眼睛休息,却被我这一洒惊醒过来,一看我们的浪形淫态,她
自个儿也没来由地俏脸热烘烘的。娇媚地望了我一眼,拿着床头的卫生纸帮我们
擦乾净,再帮自己擦。


我躺在表妹怀中,双手伸过去揉着阿姨的肥乳,阿姨扭着娇躯直闪,我把她
拉了下来併躺着,告诉她我是多么快意舒适,她也红着脸点了点头,我再把玩着
她们母女三人的玉体一阵,才和她们在疲累之后拥被交颈而眠。


接着的几天里,一有机会,我就缠着她们,要求肉慾的享受,或双人、或三
人、或四人大被同乐,插得她们乐陶陶地娇靥含春。直到不得不回家时,才含着
泪水依依不捨地与我诀别,还一直要求我再去台南玩。我一一答应她们,拥吻了
好一阵子,才恋恋地踏上归途。


回到家里,少不得又和妈妈大战几场,偷空趁机也到茵姨和环姨的房中销魂一番。
这天,是星期六的下午,妈又去打牌,茵姨她们出去购物,这一上街不逛到
晚上十点是不会回来的。我躲在房中看着向同学借来的外国杂誌和春宫图片、闺
房密笈等,打算学点性爱的技巧好用来收拾一下家中这些慾求不满的蕩妇。
忽然,响了几声敲门声,我开了门探视,原来是妹妹静玲来告诉我大姐今天
情绪不大好,要我和她一起到大姐房中去和她聊天,看能不能使大姐高兴一些。
我灵机一动,何不也把大姐和妹妹拖下水,让她们也尝尝性爱的美妙和甜蜜?于
是带着那些书刊和妹妹一起来到大姐的房中。


聊了一阵子,原来大姐和她大学的男朋友吹了,因为他太没有风度,不准大
姐跟其它男同学讲话,大姐在一气之下就和他绝交,表示以后各走各的,互不相
干。我和妹妹当然是站在大姐这边帮她的腔,大骂她男朋友混蛋,太不应该了。


说着说着,大姐看我拿了一包东西,问道:『龙弟,那是什么?』


妹妹也在旁一脸好奇的样子,我神密兮兮地道:『这个啊!是男人看的东西
,女孩子不能看的……』利用大姐好强的个性故意引逗她要看。


果然大姐不加思索地兴致大发道:『什么?那有男人能看,而女人不能看的
东西,快把它拿来,待我瞧瞧到底是哪种东西?』


我闪闪躲躲地不让她看,最后故意装作给她捉到手腕,才无奈地道:


『好吧!是妳自己要看的喔!看完了可不许骂我,而且要看完才行。』


大姐道:『没问题!我一定会把它看完。好弟弟,快给我看嘛!』


妹妹也在一旁保証她也会看完,我慢慢地把书刊拿出来,她们迫不及待地翻
着就看。一翻开,大姐和妹妹蓦地:『啊!……』了一声,两张脸都红了。


大姐叫道:『这……龙弟,你……你怎么看这种黄色书刊呢?……你……』


我按着大姐的嘴巴,一边说道:『姐!妳不是说没问题,一定看完的吗?妳
大概没看过这种书吧!继续看呀!』


姐和妹妹又害羞又好奇地四只眼睛直盯着彩色的图片看,越看越不能自己。
有时候她们看了一会儿,闭目沉思一下,然后又情不自禁地看着图片,浑身像热
蚂蚁般地扭动着。


我趁势抱着大姐的香肩,和她併头观看,姐正看得入迷,也不注意。我偷偷
地凑过嘴去轻吻着姐热红的脸颊,她嘤咛一声,娇躯竟偎进了我的怀里,我轻抚
着她的秀髮和背部,姐的眼睛像迷雾般充满了一片朦胧,彷彿在期待着什么,由
上俯视,是那么的美!


姐的嘴唇红润润地半开着,我渐渐吻上她的红唇,轻吸着她的舌尖。出乎我
预料地她竟然没有挣扎,也没有丝毫拒绝的表示。她接受了我的吻,我的舌头,
而这已超出了一般姐弟之吻啊!


我一见姐如此,胆子也就越发地大了,一只手在她的背后继续抚摸,另一只
手则隔着ㄒ恤,揉着她的乳房。


大姐发出:『嗯……嗯……』的声音,我继续吻着,轻轻地把一只乳房捧出
T恤外,揉着奶头,由香唇渐渐下吻,次及她的脖子,乳房,逗弄得大姐一直颤
抖,不停地轻哼着。


突然,姐喊道:『不……不要……龙弟……你……你不可以……』她大概已
经知道我要做什么了,所以挣动着,可是她的力气和我相比简直太微弱了。一番
抗拒后,姐像只小绵羊,乖乖地让我恣意地爱抚着。


我脱去了她的T恤,露出了尖挺的乳房,那洁白的肌肤,光滑细嫩,胸前的
一对乳峰,高耸坚硬,顶上腥红的奶头像两粒草莓般地令人垂涎欲滴。


我吻上了那敏感的乳头,舔着旋着,把用来对付妈妈的绝招拿来对待她,使
得她不停地呻吟道:『嗯……嗯……哦哦……啊……啊……嗯……』


她的乳头硬了起来,胸部也不时往上挺,迎合我的吸舔,我的手再插入姐裙
子里,按上了她那神密的三角地带,那一片毛茸茸的绿洲,早被淫水给沾湿了,
大姐的阴毛多而细软,阴唇则红的发烫。


我解开姐的裙扣,再脱下她的三角裤,自己也迅速地脱掉短裤和内衣。


望着大姐洁白的玉体,结实如笋般耸立的乳房,匀称优美的曲线,平滑的小
腹、娇小的阴户、红嘟嘟的阴唇、暗红色的肉缝,使我慾情大动,张嘴狠吸姐的
香舌。


姐也热切地回吻,我的手又忍不住地去扣那敏感的阴核,手指像小蛇般在她
的小穴中游动着。


姐不停地轻哼着,我也把我的大鸡巴在姐的大腿上顶着,使她更是抖个不停
,我在她耳边轻轻问道:『姐!妳还是处女吗?』姐红着脸点点头,我轻轻伏上
她的身体,细捏玉乳,阳具磨擦阴核,一点点地往里送。


大姐这时春上眉梢,慾火高昇,娇躯扭动,似拒还迎。


我挺动着阳具,抽插之间,往她穴中送进,姐痛得大叫道:『啊!……好痛
……轻……轻点……』


我吻着她的胸乳,说道:『姐!忍耐一下,痛是免不了的,等一下就舒服了
,姐!妳好美啊!』


她痛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娇躯也在我身下直抖,神情慌乱。大姐双手抱着我
道:『龙弟,轻点,姐太痛了,我……我从未干过,弟弟你要怜惜我,不要使我
受不了啊!』


我轻稳着她道:『姐!我亲爱的大姐,妳放心吧!我不会使妳难受的,相信
我。』


我一番甜言蜜语,哄得她渐渐忘却痛苦。我轻轻地抽送,越来越重,姐有时
皱眉,有时舒眉,身体扭动,渐渐地舒畅起来,淫慾大起,尽力迎向我的动作,
口中呻吟着道:


『哼……嗯……唔……好美……哼……太美了……唔……』


我见姐姐的娇态迷人,更是猛烈地抽插着,阳具一出一入中,带出了她的阴
唇,手儿捏着乳房的力量更重了。


姐的表情更娇媚了,小穴心也一张一合地咬着我的大龟头,叫道:『弟弟!
你插得我……美……美死了……嗯……好弟弟……花心麻……死了……哦……姐
姐……不……不行了……要……要尿尿……了……』


她渐渐进入高潮的境界,子宫壁突然收缩,吸得大龟头麻痒酥酸,浓热的阴
精在她一阵颤动不已之后,直浇向龟头而来,烫得我也抖了几下。


姐继续挺着小穴,呻吟着道:『嗯……嗯……大鸡巴弟弟……哦……插……
插姐姐的……小穴……嗯哼……快一点……你……插……重一点……姐还……还
要插……嗯……哦……』


我见她第一次插穴就这么淫蕩,真不愧是闷骚型的女人,有幸能干到这种浪
穴,下决心给她来顿狠狠的大餐,不怕她以后不自动来报到。我加紧抽动的速度
,手也撚着乳尖,加重她的淫兴,大姐小穴中的水又多了起来,我重重地插,狠
狠地干,直肏得她浪声淫哼着洩了三次,累的快要昏过去。


我见她娇喘吁吁,魂游太虚,阴精直冒,穴心子乱抖,全身酸软无力,这才
缓了下来。


姐在平和下来后,温柔地吻着我,我看她实在无力再战了,想到旁边还有个
妹妹待我开苞,便放下姐的娇躯,转移阵地。


我转头一看,妹妹因黄色书刊的刺激,加上我和大姐共同表演的一幕活春宫
,使她难受得衣衫半解,小手抚揉着她自己的乳头呢!


我移近她身旁,抱起她热情地吸吻,妹妹闭着美目伸出娇舌任我含吮着,全
身都让我摸遍了。


我逗弄了她一会儿,便除去她浑身上下的衣裙,欣赏她的娇躯。只见她肌肤
白嫩,奶房微微突起,阴户洁白无毛,尚未发育完全呢!妹妹实在是个美人胚子
,年纪虽小,但胴体之媚,竟不逊于大姐和妈妈!乌黑柔软的秀髮,窥人半羞的
媚眼,小巧玲珑的菱唇,凝脂如玉的娇躯,可真是上天的杰作啊!


在我大展挑情手段,含乳捻阴,吸吻香舌的技巧之下,直逗得她全身炙热,
神情冶蕩。


我翻身跨上娇躯,分开她双腿,大鸡巴抵住那尚未发毛的处女地,妹妹娇羞
地道:『哥……嗯……轻点……你要慢慢来啊……不然我会受不了……嗯……』


我低声地告诉她道:『玲儿!放心,我会轻轻地弄的。』


稍微用力,鸡巴头还是无法塞入小穴,于是再多用一些力,终于把个鸡巴头
塞进阴唇中。


妹妹痛叫道:『啊……啊……哥……痛……好痛呀……小穴第一次……挨插
……哎唷……痛死了……』


我把鸡巴再塞进去一点,发觉有些阻碍,再度用力一顶,整根大鸡巴干入了
三分之二。


妹妹大叫道:『啊……痛死我了……哥……你好狠……小穴痛死了……啊!
……』


我一见她痛苦难忍,暂停动作,轻声问道:『玲儿!痛得很厉害吗?』


妹妹点着头道:『哥!真的很痛呀!』


我吻吻她,道:『亲亲,忍一忍,妳看姐姐刚刚不是也很痛吗?后来就舒服
了!』


吻住嘴,咬着她的舌尖,两手在那对小小的胸乳上不停地揉捏,渐渐,妹妹
被我爱抚的动作搞的淫水慢慢流出,扭动着娇躯。我见时机成熟,用力把最后一
段的大鸡巴也插了进去,只感到小穴又温又热,包得大鸡巴好美好美。


她又开使喊痛了,我更加狂吻那雪白的胴体,揉着小豆豆般的奶头,为她吻
去眼角的泪水。过了一会儿,妹妹又骚蕩起来了,我开始一点一点慢慢地抽着、
插着,用大龟头刮着阴道深处,抽送的速度越来越快了。


妹妹这时也不痛了,也把屁股直扭着,增加我俩的快感,一会儿,妹妹也嗲
着娇声道:『哥……好舒服……比我自己用……手指……还……舒服……哦……
太……太美了……』


我动了一会儿,停下来休息一下,妹妹圆睁着媚眼道:『哥!你怎么不动了
嘛?妹妹正舒服,干嘛停下来嘛?我要,哥!我要……』


她可真是热情如火,骚媚淫蕩,难道我们家的女人都如此骚浪?我想着想着
,一边又开始抽动起来。


玲儿紧紧地抱住我,口中如梦幻般地哼道:『嗯……小穴……舒服死了……
哥……我……我就知道……你……你爱我……嗯……我好爽……哦……大鸡巴的
……哥哥呀!……用……用力……干我……啊!……』


我不停地插着,玲儿的小穴紧紧包住我的鸡巴,而她已是娇喘急促,媚眼春
意无限,粉颊绯红,更浪更骚地配合着我的抽插。


我一下下用力肏着,使得她阴精狂流,洩了三,四次,热烫的阴精刺激得我
阵阵酥麻,几乎快洩了。我赶紧抽出来,又伏上大姐的娇躯,猛干了她一场,再
提起鸡巴姦入妹妹的小穴,最后才在三人混合的呻吟声中,『噗!噗!』洩进妹
妹的子宫,就保持着这姿势,揉着姐姐和妹妹的乳房,枕着她们的玉臂,吻着樱
唇,沉沉地睡着了。
星期天又大杀了二场硬仗,使姐姐媚眼含春,妹妹含情脉脉地与我保持性友
的关係。


[ 本日推荐-最受欢迎-视讯聊天美眉 ?]






粉嫩蜜桃爆乳校花正妹小蝶网站辣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