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妻诱惑  »  尘缘

尘缘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尘缘(上)
  在欢乐的气氛中他们的高中同学会已接近尾声了,但是每个人热络、兴奋的情绪却仍然持续地在攀升。
  说来也真难得,从高中毕业后他们就约定每年聚会一次,今年既是1999世纪末,又是第十次的相聚。或许是圆满的数字让在场的人更觉意义深重,而由不得让人兴奋更甚。
  吴世山,绰号“五四三”,趁着几杯啤酒助兴,竟然跳到桌上大声说道:「…今天的聚会意义非凡,不能这样草草结束…我提议『续摊』,我带路,保证让你们大开眼界…不过,有家眷同行的、或需要回家『吃奶』的不能参加…有『懒葩』的男人才来……」
  在场的人都能意会“五四三”要到那里“续摊”,一些还没结婚的首先杂哄地附议着,然后带着胜利的眼神瞄向身边有老婆或女友同行的人,似乎趁势扳回一点刚刚被嘲讽讨不到老婆的窝囊气。
  「你们要去疯,我才不跟你们去!……我不去只是我的原则,我才不是怕老婆呢……」“阿鲁米”笑着对大说,然后回头对着身边的太太嘻皮笑脸地说:「妳说是不是呢…」当然,惹得大伙一阵笑骂、嘘呕声。
  「喂!“五四三”…」说话的是“小弟”的老婆杜丽美,她个性大方开朗又健谈,短短的时间内就跟大伙儿“混”得蛮熟的,马上就得了一个“Do Ra Mi”的绰号。她仰着头对“五四三”笑着说:「我们家『小弟』最老实了,倒可以让他去见见世面,不过,你可别把他带坏了喔!」
  「遵命!大嫂…」“五四三”还对着一向害羞的“小弟”调侃道:「『小弟』真有你的,像这种老婆可以多娶几个…哈…哈……」
  「干!」就在“五四三”的笑声中,突然爆出“大头仔”的喝骂声,而引来众人注目眼光。只见“大头仔”踢翻了椅子,指着他的老婆阿娇破口大骂:「……我又不是要去干甚么坏事,只是老同学聚聚而已,妳跟我耍甚么小姐脾气,这样子就要闹离婚?也不怕人家看笑话?…干…」
  杜丽美马上赶过来,瞪了“大头仔”一眼,然后拉着哭得像泪人似的阿娇往外走,似乎在安抚她:「…我们先走,别理他们这一群臭男生……」
  「…『大头仔』,这样不好吧!大嫂会怪我们的……」
  餐厅里热闹的气氛正急遽地下降。
  「…是啊!弄得这么不愉快,以后见了面真会尴尬…」
  在阴霾的气氛中同学们纷纷告辞离开。
  「…你还是不要去,回家好了…」
  剩下还没离开的,肯定是要跟着“五四三”去“续摊”的。
  「……」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地劝着“大头仔”。
  “大头仔”胀红着脸,使性地说:「干!今天我若不跟你们去,我是『婊子』…别理那个疯婆子……走啦,干……」说着一把就扯着“五四三”往餐厅外走。
  “五四三”只好苦笑着说:「好啦!好啦!别拉了……」然后又回头说:「要『续摊』就走吧,免得夜长梦多……不过,丑话说在前头,我只是负责带路,开销可要各付各的,还有以后有甚么家庭纠纷,也不关我的事,OK?」
  一到餐厅外,阿祥先开口打听:「喂!『五四三』,你要带我们去哪里?」
  「林森北路,喝花酒!」
  「耶!」大伙儿一阵哄笑,把刚才的不愉快一扫而空。
  于是,一行十几人分乘几辆计程车,浩浩蕩蕩地向林森北路出发。
※※※※※※※※※※※※※※※※※※※※※※※※※※※※※※※※※※※※
  “五四三”似乎是识途老马,带领着大家并不是进入灯火通明、喧嚣豪丽的酒家或PUB;而是转进昏暗的羊肠小巷里,七转八拐地彷彿进入了八挂迷魂阵般。
  领头的“五四三”驻足在一家围着砖墙的日式平房前,说:「到了!」随即伸手按了电铃。这时众人的心情似乎失望到极点,心想:『这种鸟地方,会有甚么好玩的?……』可是,事已至此要打退堂鼓又心有不甘,反正既来之则安之吧!
  红漆大门里传出粗壮男人的声音:「…『五四三』…你好久没来了…」那里头的人还没开门,就知道门来者何人,这里一定有隐藏着监视系统。
  「是啊!我今天特地带朋友来捧场的…」在“五四三”的话声中大门打开了,出来一位壮硕的男人,一看就知道他是属于围事或保镳之流。
  那男人笑着说:「欢迎,欢迎!来,跟我来!」虽然他始终堆着笑脸,可是他的笑脸还真难看,只是没人敢嘲笑他。
  这屋里头也没甚么特别之处,甚至让人有一种走进废墟里的感觉,直到那男子翻开墙边的铁板,露出一道通往地下室的阶梯,大家才恍然大悟,这栋民宅只是个幌子,为了规避临检、取缔,好玩的应该就在下头。
  或许是柳暗花明的豁然;或许是偶尔违法犯纪的快感,这时众人不禁逐渐兴奋起来,鱼贯地进入地下室。唯一出人意料的,目的地并不是在地下室,因为在地下室的另一端还有一个向上的楼梯,虽然尽头还隔着厚重的铁门,但却挡不住铁门另一边阵阵喧嚣的音乐、嘻笑声。
  阿诚不禁嘘道:「哇!这还真隐密啊!」
  那男子一面开锁、一面笑着说:「这样大家玩得才会尽兴嘛!…来,来,里边请……」然后又扯着嗓子压过吵杂的音乐声,向里头喊道:「…小凤,客人来啦!…快过来啊…」
  「…唷!…这么多人啊…来,来…大套房给你们用…」小凤身上除了一袭透明的白纱长袍,里头却是真空的。挺耸的双峰顶着粉红的乳尖、小腹下的栖栖芳草皆如山光水色一览无遗,紧紧地擒获住各人贪婪、惊豔的眼光,至于这密室里豪华的设备、装潢,或身在何处,都已不重要了。
  似乎不用小凤延请,大伙儿自然而然地跟着她,游魂似地走进大套房里,围在一方长桌坐定后,她说:「你们先坐一下,小姐马上就来……」待小凤走了之后,各人才惊觉自己胯下已经撑起了老高的帐篷,脸上也胀得像染红的布。
  这时,“五四三”得意的说:「怎样?」
  「『讚』!」大伙儿异口同声,兴奋地回应着。
  「『讚』的还在后面呢…」“五四三”开始向大家面授机宜:「等一下小姐来了,除了不能干她,其他就随便你们怎么摸、怎么揉、怎么捏、怎么挖……千万不要客气,…要是受不了,想打一炮的话,另加三千…」
  「…干!我要先挖个她妈的尿屎直流…」“大头仔”似乎想把受老婆的窝囊气出在这里。
  「…喂,『关公』!你还没摸过女孩子吧……」
  「……我等一下就一面摸她们,一面打手枪…省下三千块……」
  「…『五四三』,这里的妞是不是都像刚刚那个小凤一样幼齿啊……」
  「…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脱衣陪酒』啊?…听是听过,就是没试过…」
  「…拜託,别那么ㄙㄨㄥ了好不好…看你的帐篷…受不了啦?…」
  在大伙儿的嘻闹中进来五位小姐,她们身无寸缕全裸着,各个年轻貌美不说,就连身材似乎也几经挑选过,乳挺臀翘、肌肤稚嫩,让人看了直想喷鼻血;修长的玉腿夹着乌亮的绒毛,在一片雪白中似乎更显眼,更令人有稍纵即逝,不捨眨眼之感。
  她们各自介绍花名,然后大大方方地分别插坐在大伙儿身边,但是没人会去理会她叫甚么名字,只是迫不及待地伸出碌山之爪,分别盘踞在她们身上。
  「…嘻…轻一点…呵…会痒啊…」
  「…先生贵姓啊…来我敬你一杯……」
  「…哇…妳下面好湿啊…」
  「…嘻…我这一个乳头硬起来了…来,来!乾杯…乾…」
  「…喂…别光顾着摸啊…来喝酒、吃菜……」
  在淫秽的欢乐气氛中,大伙儿忙着左拥右抱、喝酒挟菜,忙个不亦悦乎。只见得每个小姐身上都有三、四只大掌肆无忌惮地游走着,小姐也不拨不躲地让它们摸个够。
  这时,小凤进来,提着嗓子说:「各位贵宾,真是敢谢今天各位来捧场,为了报答各位,我帮各位安排一项表演让大家开开眼界……」
  「等等……」这“五四三”真是欢场老手,似乎知道小凤要干甚么,忙着说:「先说怎么算,可别把我们当冤大头喔!」
  小凤扭着娇躯,腻在“五四三”身上,嗲声嗲气地说:「吴先生,你是老主顾了,我怎么敢乱来呢,你说的算!」
  “五四三”一面捏着小凤的丰乳一面说:「好!算人头,一人另加三百…」
  「成交!」小凤又扭着娇躯出去。
  大伙儿都狐疑地看着“五四三”,“五四三”却神秘地笑着说:「待会儿你们就知道了!嘻!」
  现在,大伙儿似乎唯“五四三”马首是瞻,凡“五四三”说好的,一定就是好的,而满怀期待地等着谜底揭晓。
                 
尘缘(中)
  儘管“五四三”故作神秘,搞气氛,大伙儿也没有多余的心力去猜测,要紧的是喝酒、吃菜,更重要的是可别暴殄天物,冷落了身边的美骄娘。
  「喂!『瘦猴』摸够了吧…该换个位置了…」阿泉因为身边没挨着小姐,虽把手伸得老长,隔着“瘦猴”摸摸捏捏的,总觉得不过瘾而抗议着:「…要不然小姐妳也要换一下位子…可不能厚彼薄此的…」
  套房里的空调,气温调在21度C,却冷静不了在座的情绪,每个人都觉得体内热烘烘的。
  「哈…各位…各位…这位梦兰小姐好像『冻麦条』了,竟然也『还手』在摸我
ㄝ…」“猪哥”还真不愧是猪哥,不知用甚么招式,摸得那为梦兰小姐媚眼如丝、
喘吟不已,还不由自主地伸手重揉着“猪哥”的胯间。
  「…嗯…唔…谁叫你…要摸得让…人家这么…爽……」梦兰小姐嗲声地喘着:
「…我叫梦兰ㄝ…就是专门『摸懒』的……看你的『懒较』…翘得那么高…又这
么硬…你才是『冻麦条』了呢…」看这样子,“猪哥”三千块是花定的了。
  这时,小凤又进来了,她推着一台不锈钢製的餐车,餐车上覆盖着一幅白布,
看不出放着甚么东西,倒是她身后随着一位小姐,还有一为身材壮硕,颇像健美先
生模样的男子,引得众人注目的眼光。
  「…该不会是要现场表演吧…那有甚么特别的…」阿泉细声问着“五四三”。
  「双人表演只是一部份而已,压轴好戏是在小姐身上。」“五四三”仍然一副
“老神在在”的模样。
  「各位贵宾!这位是珊珊…这位是武哥…」小凤那细细的声音虽小,却彷彿能
躜过吵杂的音乐声,飘到每个人的耳朵里:「…珊珊跟武哥,要先为大家表演一些
很高技巧的姿势…也许,等一下各位就用得上…嘻…」
  「…然后,珊珊会为各位贵宾表演她的独门功夫…」小凤环视全场,继续说:
「…有人叫它做『美女十八招』…不知各位贵宾有没有听过……要练这套功夫,必
须……」
  「喔~~~」在场的人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恍然大悟的吟声,然后互相窃窃
私语,吱吱喳喳地讨论了起来。
  「…听是有听过…不过没见过…真有那么厉害吗…」
  「…听说她的屄穴可以开汽水、射飞标……真是厉害……」
  「…哇…能插进苦瓜、红萝蔔就很够劲的了……」
  「我都叫它为『降龙十八招』…」“五四三”似乎很得意的说着:「任凭你是
『四十岁仍然是一尾活龙』,要是遇上珊珊这种功夫,也会变成一条死虫。」
  大伙儿还不时地向珊珊投以钦佩、不可思议的眼光。仔细一看,珊珊从外貌看
来并没甚么特别之处,一样肌肤白嫩,只是乳房丰而不垂,甚至还有上挺之势;另
外就是阴毛也长得比较旺盛,如此而已。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珊珊的右臂上纹了一只彩蝶。那只彩蝶一看就是巧工的精
作,不但豔彩夺目,令人眼花撩乱,更随着珊珊的举手投足,竟有栩栩如生、振翅
欲飞之态。(路人注:珊珊右臂的彩蝶,是日后某件事的印证,所以不得不提,只
是在此又要卖个关子。)
  在众人的哄声讨论中,珊珊与武哥已经开始短兵相接地表演起来了。只见珊珊
与武哥双双在套房一角的大圆床边,先来个站立式的69互舔姿势。武哥双腿微分
直站着,双手扶着珊珊的腰肢,不过珊珊的身体是倒悬着的。武哥低着头比划着舔
拭着珊珊的屄穴;珊珊也刚好含着武哥的肉棒。
  「这我在日本的A片里看过…」
  「哈…这男的倒要很有劲…不然一个失手,女的掉下去还没关係…要是女的来
不及鬆口,那『弟弟』可就没了……哈哈哈……」
  珊珊跟武哥似乎很专注地表演着,或许职业上的习惯成自然,使得他俩虽然做
着淫蕩、羞耻的动作,也全然无惧于旁人的眼光,姿势一个接着一个,毫无滞碍、
冷场。
  这时,珊珊又一次展现出她身体的揉软度。她先抬高右腿,向上伸直贴住胸前
及脸部;左脚独立,成为一个直立式的“一字马”。如此一来,她的屄穴不但张开
得一览无遗,也让武哥毫不费劲地,稍微贴近身体,就把肉棒插得尽根而入。
  接着,珊珊双手紧扣着武哥的颈项,缓慢得充满美感地把左脚往上抬,直到双
腿并拢,而她的上身仍然成为“U”字型紧贴着双腿,全身就这样“挂”在武哥的
胸前。当然,两人的下体仍然结合着,武哥略微挺动腰臀,珊珊就一分一合地摆动
起来,很清楚地让大家看见肉棒在屄穴里进出的状况。
  就在众人意犹未尽的讚叹声中,珊珊跟武哥分开了,小凤跟着解释说:「刚刚
只是热身运动,现在珊珊就要表演她的真功夫,待会表演完了,他们会再干一次,
直到出来(射精)为止。」
  在小凤的说话中,武哥腰上围上了一条浴巾,不知是为了遮羞,还是为了不让
甩动的肉棒影响工作。他忙着把一幅塑胶布摊在大圆床上,然后把那台道具车推到
床边,而珊珊也在床上就定位了。
  武哥先递上一只粗线的签字笔及一张半开的白纸,珊珊把纸摊在床上,然后把
签字笔插在屄穴蹲身移动,竟然是用屄穴“拿”着笔在写字,写的是『欢迎光临』
四个大字,虽然字体不是很工整,但一笔一划却不含糊。
  小凤还逗笑地说:「有没有人想要带回家作记念?」
  「我要…」……「我要…」……「我也要…」也还真有人抢着要,弄到最后摆
不平,只好请珊珊多写几张啰!
  接下来珊珊先表现她屄穴鬆紧、吞吐的功夫。武哥递来一枝点着的香烟,珊珊
接过就抽起了来;不过,可不是用嘴吸,而是用屄穴来抽烟,只见烟头的火苗还亮
闪几下,证明她的屄穴真的有股吸力;而香烟移开时,屄穴竟然也吞云吐雾般地喷
出一股股白烟。
  「哇…啧啧…」原本看着屄穴总是会令人遐思、冲动,如今众人淫慾的思绪,
彷彿全被那种不可思议的景像所压抑住,只发出一而再的讚啧声。
  珊珊又丢下一颗乒乓球在床上,一蹲身先用穴口吸住乒乓球,然后向后仰挺,
把含住乒乓球的屄穴朝向观众,一缩小腹,乒乓球便完全被吸进屄穴里。
  「来!靠近一点看看…」小凤似乎很爱说话:「假如你看得见乒乓球,我就叫
珊珊免费让你干一炮!」
  「真的吗?让我看看!」“大头仔”嘻皮笑脸地走近床边,俯首瞪着珊珊的屄
穴看,他还真想干一炮免费的。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珊珊的屄穴突然白光一闪,同时听见一声乒乓球清脆的撞
击声,然后才是“大头仔”的半声惊叫:「啊呀……」
  大伙儿一看清楚,原来是珊珊趁着“大头仔”的大头凑近时,运气把乒乓球逼
射出屄穴,而且力道似乎不弱,使得乒乓球撞打在“大头仔”的额头,还余势不减
地弹跳得老远。
  当然乒乓球的撞击是不会痛的,“大头仔”被吓一跳倒是免不了,在众人哄堂
的笑声中,他抚着额头尴尬陪笑着回座,跟着一起开心。
  接下来珊珊就用她的屄穴,把散落在床上的几个乒乓球、铁珠子…还有几个小
番茄,都一一吸塞进体内,再一一吐出来。真让人讶异她的屄穴竟有此“容量”!
  甚至还换上近十条的活泥鳅。只见珊珊抓着一条一条溜腻的泥鳅往屄穴里塞,
泥鳅也似乎误认巢穴,忙碌地摆动着往里躜。近十条的小泥鳅,两三下的工夫就被
珊珊“吃”得一条不剩。等珊珊再吐出来时,小泥鳅一条不少,只是可怜的小泥鳅
已被折腾得奄奄一息了!
  看到这里,让笔者想到一则笑话:话说有一位富豪开着凯迪拉客的名车送他女
儿进城,不料半路上却遇上歹徒拦抢。女儿急中生智,忙把身上贵重的金饰藏塞在
屄穴里。歹徒搜不着值钱的金饰,只好把凯迪拉客开走,富豪看着女儿得意地从屄
穴里掏出藏物,竟然既羡慕又捨不得自己的名车,喃喃说道:「要是妳妈也在就好
了!」可见她老婆有多大的“容量”!
  废话少说,言归正传。众人领教过珊珊屄穴的吞吐吸纳功夫,接着她要展现的
是,她那屄穴的坚轫。
  珊珊先把一截去了皮的甘蔗插入屄穴里半根,顺手一拗,只听得『啪!』的一
声,甘蔗竟然应声拦腰而断;还有那香蕉、小黄瓜,一经她屄穴的挤压,也都一一
被揉碎了。
  珊珊又拿来了一把P字型的开瓶器,在柄上缠绕着一条小餐巾,然后塞进屄穴
里,把开瓶器的开口置妥在可口可乐的瓶盖上,一挪一掰,『啵!嗤~~』可口可
乐也应声开启,瓶口还直冒气泡。
  「喔!妈咪呀…」这种景像看得人人胯下直抽筋:「谁的『懒较』受得了这样
的洞?……」
  「这倒好,要是有『走不知路』的色狼想强暴她,準会变成太监……」
  这时,武哥递给珊珊一项奇怪的道具,是一颗比乒乓球稍大的圆球,看来似乎
是金属製品;圆球表面光滑,只是一边焊连着一条细铁鍊,样子就像一副小号的鍊
球。
  珊珊仰卧着,仍然把圆球塞进屄穴里,留着细铁鍊的这一端拖置床上,说道:
「请来拉拉看!」
  坐在近前的几位,立刻上前合力拖拉,只是圆球被珊珊的屄穴夹吸得紧密,无
法拉出来,倒是珊珊的身体被拉得滑到床边,这种功夫倒跟男人阴吊功有异曲同工
之妙。
  珊珊表演完毕后,先进入浴室里清理,小凤跟武哥也忙着收拾床舖、道具,準
备接下来表演让人情绪再度恢复贲张壮态的激情戏码。
  这时,“五四三”好像又有新点子了,他走到小凤身边,比手划脚地窃声耳语
着,惹得小凤时而看看武哥;时而望向浴室,也频频回头看看众人。众人看着小凤
似笑非笑的表情,但又不知“五四三”想搞甚么花样,真有一种彷彿被出卖了的感
觉。
  只见得武哥点点头,而小凤说声:「好!」便进入浴室向珊珊转答消息。走时
还向众人报以一个妩媚又神秘的笑容。
  “五四三”回座后,却宣布一项令人震惊的消息,他说:「刚刚我跟小凤商量
好了,等一下双人表演,就让我们其中一位代替武哥上场…我自掏腰出两千元,让
大家乐一乐…」
  「啊…不可以啦…」
  说到可以插穴那个男人不爱?更何况来的也非善男信女或柳下惠,还有人出前
让他白干,应当是要争先恐后的才是。可是,大伙儿却全临阵退缩,议论纷纷地哄
闹起来。
  「在这么多人面前干,我的屌硬不起来啦……哈哈…」这是众人的心声。
  「珊珊那种异穴,看看还可以,要真干的话,我的小鸡鸡可不保了……」
  「那谁要上呢…那谁敢上呢…」众人嘻闹着互相指定着,怂恿对方上场,只是
没人有胆子自告奋勇。
  「我早就知道大家没那个胆子…」“五四三”又说话了:「我们公平、民主一
点,用抽籤决定…话说在前头,等一下抽到的人,就没理由推辞,一定得上场跟珊
珊表演,我会请珊珊『屄』下留情的……怎么样!?」
  「好吧!」是到如今,众人也只有勉为其难地答应了,只是大伙儿都有一种待
宰羔羊的感受。
  “五四三”撕了字条,其中一张画了圈圈,然后把全部小纸张揉成小球状,放
进上衣口袋里,说:「来吧!摸到画圈圈的人上,为了公平最后一张留给我。」
  大伙儿掂着小纸球,内心怦怦不已,只觉得彷彿既期待又怕被伤害!
  「开!」“五四三”捏着纸球,中气十足地吼叫着,要大家揭晓结果。
  会是谁上场呢?结果又如何呢?请待下回再分晓!
                  
尘缘(下)
  「哈!不是我……」
  「嘿!也不是我……」
  「嘻………」从话声中就能听出没中奖人的心情,就像是放下了压在心上的重
石一般,甚至还有点幸灾乐祸的意味。
  「『菜包』!你在干甚么?」阿泉突然急急地叫着,还粗鲁地抓住蔡保明企图
插入裤袋的手:「别藏了!一定是你……」
  「我…我……」原来是“菜包”拿到了有记号字条,却想耍赖企图把字条藏起
来,没想到却被人发现了。只见“菜包”又急又慌,几乎要哭的模样,结结巴巴地
说:「不…不行…我…我…不…我不…可…以…以的…啦…不要…」
  「哈哈…真的是你…哈……」“大头仔”夺过“菜包”抽到的字条摊开一看,
果然有个触目惊心的圈圈记号:「愿赌服输,上吧!使出男人的本领,干到珊珊求
饶…」
  「上吧!我们帮你加油,必要时还可以帮你推推屁股……哈哈…」旁人敲着边
鼓起